最强的不良少年十分爱校

【出胜】暖文!

【出胜】从始至终,我想站的一直都是你身边
主出胜,微焦冻
  ooc可能要注意,我的锅
  第一次产粮求谅解

“明明是无个性!为什么现在变成我来追赶你,明明你一直都是跟在我身后的!臭久!你刚刚这样说是在炫耀吗你向谁炫耀啊岂可修!臭久!你说啊!”爆豪吼完以后上去想抓出久的领子,出久条件反射的后退一步,轰上前一步挡在在出久面前,阻止了爆豪的动作。爆豪更加烦躁的心无处发泄,“说要站我身边的呐。”这句话爆豪说的很轻,不知道在对谁说,他狠狠的瞪了出久一眼决断的转身气冲冲的离开了。这不正常,要是平时的他,不管怎么样,一定嘴里叫着去死去死,然后疯狂的向出久发动攻击,这是为什么呢?
  其实在那之前是这样的。
  已经作为应届毕业生的他们,开始接到一些任务用于磨合不久后进去职业英雄的生涯,这一次,接到任务的还是A班的三大焦点:轰焦冻,绿谷出久,爆豪胜己。
  丽日“啊啊,为什么每次都是你们三个啊,不得不说的羡慕,虽然你们真的很厉害呐。”出久听着丽日的抱怨,不好意思的低下头说“可能这次更适合战斗戏的出马吧,丽日你不是也有任务嘛。”“啊,我那个任务啊。。。”陷入回忆,“不提了话说,出久,你和爆豪的关系也不像看起来那么差嘛,每次出任务都挺平和的样子,你们为什么看对方不顺眼啊。”丽日八卦的心在心中熊熊燃起,边上的饭田,上鸣等都断了各自的话题竖起来耳朵,被问到的出久有点没有反应过来,条件的回到“没有,我,我并没有看咔酱不顺眼,只是他可能不喜欢我吧,瞧不起我吧,所以我想要变伤,可以让咔酱看到我,知道我一直站在他身边,觉得我也是个可以依赖的人就好了。。。”哇偶,苦情女主戏,大家心理想着。
  其实有人曾经好奇的问过爆豪为什么你总是对出久那么恶狠狠的,当时爆豪很生气的说都是臭久,那么嚣张,有那么厉害的个性还隐藏着,存心让我难堪,现在还敢把我踩在脚下!听过爆豪难得抱怨的人,又听到出久的回答后,想着误会原来是这样来的。
  知情人之一(无意之间路过听到的)的轰作为对出久抱有好感的怎么可能去把这件事告诉出久呢?所以他选择跳过这个话题,对出久说“你已经很强了,爆豪不认同你那是他的事,你做好自己就很好了,你还有我。。。我们。有了,先去了解一下敌人一些基本的信息。”轰说完,就往前走了,出久在短暂的犹豫过后决定还是不叫小胜了,想着小胜应该也不会去做这种没有太大意义的事,便追上了轰。把小胜的事暂时放在脑后的出久,对于轰这种冷冷的性格但是其实也很温柔的,也很有话题的朋友是很珍惜的,和轰在一起很轻松。他们没有注意到,从一开始就在教室门口听完对话的爆豪,躲在角落里隐忍的表情包和看到他们就这样离开之后更黑的脸。
   爆豪拳头抓紧又放开,放开又抓紧,还是冲去追上了出久和轰。然后就有了一开始的那一幕。
   爆豪低声说的那句话,出久听到了。爆豪转身的决断,出久看到了。出久觉得,如果现在不追上去解释清楚,他们可能连最后一层同学关系也不在了。
   出久刚准备追爆豪,轰拉住了出久,“不是说,要去收集敌人资料嘛?”轰手有点抖,他不知道要怎么办,就是感觉这时候一定要留住出久,“对不起,轰,现在我有更重要的事情去做,我们改天或者。。。”“你去吧,我自己去就好。”轰打断了出久的话,同时也放开了出久。“对不起,轰,你路上小心。”出久就这样跑走了,只留轰一个人现在原地心情很复杂。
   另一边,爆豪不自觉的走到了小时候经常和出久一起玩的小公园,里面已经换了一批又一批的小孩了,爆豪有点晃神,想起了小时候和出久一起的点点滴滴,想起了刚刚出久在教室说的话,想起了他站在阴阳脸身后低头害怕的样子,爆豪望着小公园出神。其实爆豪从来没有想过,有一天出久会不再在他身边,不,是身后,他不再追上来一口一个咔酱,总是挂着傻气的笑,爆豪从来没有想过,爆豪慢慢蹲下,捂着自己的胸口,为什么那里那么难受,想哭又想笑。
  仿佛过了一个世纪的漫长,在爆豪渐湿的眼里映出了一双熟悉的鞋子,一双熟悉得手也伸到了眼前,伴随着淡淡的柔柔的带着关心和喘息的声音“咔酱,你怎么了?哪不舒服嘛?”爆豪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出现了幻觉,他现在不是应该已经和阴阳脸有了吗,但是眼前的一切和小时候摔下河后的一切那么相似,但是心境好像不一样了了,爆豪不自觉的把手伸向出久,出久用力握住向上一拉,由于爆豪蹲的太久了,突然的受力让爆豪直接扑在了出久的怀里,爆豪条件反射的想要挣脱开,但被出久死死的抱住,“咔酱,从始至终,我想站的一直都是你身边。”爆豪不知道是被,出久的话安抚了还是被出久在背后顺抚的手安抚了,异常听话的靠在出久的肩上,带着沙哑的声音说“早说嘛,臭久。”“是,是,咔酱,我喜欢你。”话语中依旧是可见的温柔。“你以后给我离那个可恶的阴阳脸远点听到没有!不然杀了你!”恢复元气的爆豪推开出久,恶狠狠的威胁着出久。出久笑意满满的说“是,是,我知道了。”
“还有。。。”
“恩?”
“我也喜欢你,臭久。”

“臭久,你要是敢忘记你说的话,杀了你,听到没有。”是,是,都听咔酱的,咔酱,我们回家吧。”
“恩。”
同学关系突然变成了恋人关系应该是出久最高兴的事了吧。
-_____________END